中国散文
素笺流年
日期:2018-11-29 13:06 作者:了了宝宝 来源:百佬汇赌场 阅读:

  如水的时光,潺潺地流淌。流过山川,流过原野,流过我们手中和脚下的每个日子。它,时而用粗糙而又满是青筋的大手,抚过我们稚嫩却也沧桑的脸庞。它,时而也会悄然无声地,来到我们或宁静或喧闹的梦里。当记忆的花朵,凋零在往事的渡口,风中残留着的,不只是兰舟、花香,还有点点残红。生命中,那些泛滥成灾的浮燥和无奈,也早已在时光的流转中,遗落在不知名的驿站,落地成埃。于是,我们开始了轻装上阵。

  尘世浮华里,倾尽痴念,只有疏月淡影,未见水波清浅。即便消瘦如黄花,也无法暗香盈袖,素色满怀。目光无法到达的地方,才是置放灵魂的净土。当匆忙的脚步,徘徊在街头,期盼的眼神,辗转在乡野。被拥挤和冷落着,难道永远只是满眼落魄?但愿光阴散尽时,寂寞不再如初。

  夜幕低垂,星辉如眸,该用怎样的笔墨,才能描摹出往事的轮廓。有时,无意偶遇的风景,总能荡起心湖涟漪阵阵。有时,面对失意,却只能独处一隅,黯然神伤。当所有牵念,在时光中萧穆,是否还会有泪凝固在别离的眼角。

  当某天,我于远方,星夜兼程地为你而来,欣喜于你枝头的吐蕊,雀跃于你叶间的硕。而你,却毫不知情,远去在天涯尽头。我知道,就算望断秋水,温情的余热也早已冰冷。我只能在清凉的月光下,轻掩关于你的那扇门扉。

  有人说:“世间所有的相遇,都是久别重逢。”也许,早就注定,擦肩而过的刹那,会有眷恋零落在如泥的红里。要不,在这如疾风掠过的年华里,怎会有风景,让人痴恋。怎会有眼神,让人驻足。孤寂的角落,落寞的空间。只要还能有,能有安置孤独的灵魂地方,苍凉,便会有暖色覆盖。孤寂,便会有阳光相伴。

  有些时候,总在感概时光的飞逝。却不知,许多光阴,都是在低头喟叹的瞬间,悄然从眼前滑过。当感到光阴似箭,便不再轻易回首。怕那片被萋萋芳草的原野,被颓废荒芜。昔日的轻狂,曾经的誓言,都被岁月一点点风化。坚硬如石后,横卧在往事必经的阡陌旁。在时光匆匆里,再挚诚地悸动。

  所有的奢望,已在时光的流转中无措。风和雨的邂逅,杨柳和碧波的别离,诉不尽的,岂止是悠悠往事,还有太多太满的思念。生命之舟,怎能缺少扬起的帆?只要还能醒悟,一切都不会太迟。走过春,越过夏,在黄叶飞舞里,总算了悟到:岁月的静好,只源于心灵深处的宁静。

  霏霏细雨中,打开落满烟尘的窗。小桥流水,飘逸着雨丝的怅惘。古藤老树,氤氲着雾岚的忧伤。轻风,还在敲击着关于你的琴键。昨日的行云流水,在记忆的长巷,早已被潮湿成一地青苔。往事因雨而凄迷,却也因雨而清丽。雨,编织出细细牵挂,密密眷恋。却也恰到好处地将它的灵魂,梳理出了生命最初的简真。

  漫步在季节更替的缝隙,看秋风渐劲中黄叶的柔曼。它们悄然而来,轻盈而去。没有犹豫,没有徘徊。只有旋转,只有飞舞。当一曲散尽,生命将走入下个轮回。一切都是那样悠然、恬淡。看着纷飞的黄叶,心中竟也生出几份柔情,淡淡的,如高远天空里的云朵。

  精灵般的黄叶,在季节的更替中,用火热的情怀,书写使命,淡定自若地离开枝头,义无反顾地投入大地怀抱。去解读生命,诠释着梦想。草木都能如此,而我们,该怎样面对自已的使命和梦想?是在时光的岸边,看弄潮儿立向浪头?还是沉淀下来,为灵魂净土跋涉?为心中梦想奔波?

  当再次捧起浓浓秋意,冬的深情,又自眸底款款而来。眼底涌起几丝感动,几丝期许。季节的更替,生命的轮回,悠远而清朗。草木经四季,才有枯荣。人生经四季,才有垂暮。“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”的说法,也大致来于此处吧。

  不知何时,开始喜欢上“流年”这两个字。一个“流”字,传神着,精致着,粗犷着,也妩媚着。它将年华白驹过隙的飞逝,时光小河流水的匆匆,诠释的淋漓尽致。岁月的脚步,无不在争分夺秒中,一天紧似一天。天天追月月,年年赶岁岁,总在把我们从光阴的此岸,渡到光阴的彼岸。在时光的洪荒中,时间正在光阴的沙漏里,一点一滴的流逝。

  面对眼前一闪而过的风景,无法抹去眼中的留恋。细数往昔,那些远去的时光,总会在每个揽镜自照中,自额头和眼角悄然走出。牵引着俗世的我们,走向人生的下一个路口。就像广袤澄清的天宇,无法挽留掠过的云朵。广阔无垠的原野,无法庇护飘零的花朵。这一切,都是生命中生生不息的轮回。

  只是,这匆忙的脚步,怎么也丈量不出岁月的沧桑。漂泊旅程丝丝倦意,流浪驿站淡淡疲惫,在明月无尽的圆缺中,繁衍出对童年和故园无尽的怀恋。在一个个满含热泪的回望里,童年走过的小径,斑驳泛黄的老照片,都能让心底滋生出深深情思。淌过岁月,越过光阴,去见证世事沧桑。解读日月无情。坚硬的心灵,日渐变得柔软。对于往昔,那如丝如缕的淡愁浅忧,在时光面前,早已变得微不足道。

  人在旅途,才知道心中牵念的那方稔熟在心底的重量。错过的,已永不再现。握着的,更当好好珍惜。心中有暖,才能姹紫嫣红。心中有爱,方可柔情万千。心中有梦,才可翱翔展翅。当临屏而坐,轻轻拼凑,被敲击出来的,何止是心语,还有那静静流淌着的时光。

  不经意的回首里,身后依稀可辩的足迹,让人恍如隔世。我们与时光之间,相隔的,不再是窄窄巷道,矮矮篱笆,而是宽阔的,泛着浪花的岁月之河。

┃ 素笺流年

┃ 每日推荐

雅 舍
校园书店,渐次归来
迎立冬包饺子
今明两天南方部分地区有大雨青藏高原局地大雪或暴雪
谢谢你,救了我